您现在的位置是:分分pk10代理-分分pk10官网 > 养生人群 > 男性 > 潘攻愚:日本男子短跑长期是世界第一梯队成员,有何秘诀?

潘攻愚:日本男子短跑长期是世界第一梯队成员,有何秘诀?

时间:2017-09-24 05:50  来源: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9月9日,观察者网的一则报道可以说同时震撼了整个亚洲的田径界:日本短跑天才桐生祥秀在顺风1.8米/秒的情况下,以9秒98的成绩夺冠,并创造了日本男子百米的新纪录。

发稿时该成绩还有待国际田联确认,不过几个小时之后国际田联在其官方网站上记录下了这一刻。

桐生祥秀的这个成绩确实有幸运的一面,因为顺风1.8米/秒距离国际田联规定的2米/秒的合法线并不远,一场“合法的风”帮他破了纪录,不少不甘心的国人网友吐槽说这个比赛的级别比较低,只是日本大学生比赛;还有网友鄙视桐生祥秀年少成名后一直徘徊不前(17岁就成名了,到20多岁后成绩也没怎么提升过),而且一到国际赛场就萎靡,只能窝里横。但不管怎么说,这个成绩已被官方认证,写进了历史。

潘攻愚:日本男子短跑长期是世界第一梯队成员,有何秘诀?

桐生祥秀与比赛成绩合影 图片来源/共同社

潘攻愚:日本男子短跑长期是世界第一梯队成员,有何秘诀?


桐生祥秀冲刺瞬间

2015年,苏炳添成为史上第一个跑进10秒大关的黄种人,令世界为之一震。两年后苏炳添的记录被一名日本后生打破,在笔者看来这并不让人太意外。

不过意外的是国内某些媒体的报道和评论,曾经用“日本短跑崛起”、“中国需居安思危”等字眼形容中日两国的男子短跑比拼。很遗憾,这是相当外行的评论。

潘攻愚:日本男子短跑长期是世界第一梯队成员,有何秘诀?

某门户网站转载了某知名体育媒体对中国短跑的评论

因为日本男子短跑的实力一直很强,而且曾长时间称霸亚洲田坛,在世界范围的男子直道项目上也是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尤其是在接力这样一个需要团队配合的项目上,屡屡能打败由全部黑人领衔的欧美强队,可以说长期以来就是世界第一梯队的成员,且近年来并无衰势,无所谓崛起不崛起。

只不过在过去的六七年左右,中国男子短跑突然迎来了一个黄金时代,苏炳添、张培萌、谢震业、莫有雪等一批青年才俊冒了出来,压了日本一头。而在此之前,田径赛场上国际男子短道项目上晃动着的亚洲人大都是日本人。别忘了,被苏炳添打破的那个记录,日本人伊东浩司在亚洲已经保持了足足17年之久(不算卡塔尔那个归化的黑人)。

在苏炳添、张培萌等这批老去之后,中国男子短跑将几乎必然再次被日本甩开一个身位,这虽然会让国人遗憾感慨,同时也必须问这样一个问题,为何几十年来日本在男子短跑项目上在亚洲一直保持着一流水平,而且人才储备相当完善?

潘攻愚:日本男子短跑长期是世界第一梯队成员,有何秘诀?

今年日本大学生赛,男子百米半决赛和决赛的成绩

简单讲一句话,男子短跑是日本玩“举国体制”玩了上百年的项目,背后是深厚的历史积蕴和社会支撑,短时间内,我国恐怕还无法形成像日本那样在该项目上投入的规模效应。

国家道路——军事与体育的结合

日本男子短跑的竞技起源和明治维新之后的一系列改革是密不可分的,带有强烈的国家主导的背景。

明治维新之后,日本为了发展海军力量,将海军兵学校的操练部发展为了海军兵学寮。这个海军兵学寮可以说是日本近现代体育的总的发源地,比如第一届日本全国运动会其前身就是海军兵学寮的年度带有半军事演练性质的“競闘遊戯会”。

这个“运动会”除了完全脱胎于军事训练的剑术等内容外,“陸上競技”(即田径)占了所有项目的大头。原因也很简单,因为田径被称为运动之母,最基本的跑、跳、投掷等代表了人类最纯粹的速度、耐力、力量的比拼。

所以不久之后日本“全国陸上競技大会”(相当于全国田径锦标赛)马上就从综合运动会中分离出来,于1913年第一次举办,举办的地点在陆军户山学校。1925年,日本“陸上競技連盟”(即日本田联)成立之后,这个联盟的最高管理层如长谷部丰、北村晃、内田五郎等都是从陆军退役下来的旧军官。

潘攻愚:日本男子短跑长期是世界第一梯队成员,有何秘诀?

昭和三年(1928年)10月,日本皇室成员在观看男子百米大战

我们可以看出来,日本的国民田径运动在整个亚洲开展的最早、组织系统最的完善,而且从一开始就带有鲜明的“军训”色彩、田径的比赛场地、组织和执行官员也都和军队有着密切的关系。

事实上直到今天,日本陆上自卫队的专项补助金还要单独拿出一部分划归到田径项目中。行文至此,也许很多读者都会联想到国内的八一体工大队,或者欧洲很多国家的带有“迪纳摩”、“xx陆军”性质的体育团体。

这当然和体育和军事属性的交叉性有紧密关联,但我们必须要看到,自90年代初职业化、产业化浪潮的席卷之下,国内八一队由于其“商业隔离”的先天性质被冲得失去了进一步发展的空间。职业化开展最早的足球项目,八一足球队也最早被边缘化(相对于篮球、排球、乒乓球来讲),直至从中国体坛消失了。

然而直到今天,身披“自卫队”比赛服的男子田径运动员在日本赛场上频繁可见,活跃度很高,而且他们在享受自卫队体制内福利的同时还有“竞技强化支援事业助成金”的资助。

潘攻愚:日本男子短跑长期是世界第一梯队成员,有何秘诀?

2012年5月宫本润代表自卫队参加名古屋马拉松比赛(图片来源:共同社)

伦敦奥运会日本男子4乘100接力项目夺银之后,再次在原基础上刺激了日本对男子短道项目的关注度。

2013年以来每年这个项目都被日本田联“开小灶”,有国家专项拨款并和下属的各地区独立垂直管理。

潘攻愚:日本男子短跑长期是世界第一梯队成员,有何秘诀?

男子4乘100在日本田径界属于被重点关照的项目,享有专项拨款

某些体育评论界大咖长年累月抨击“举国体制”、“金牌战略”,但远眺东瀛,如果没有举国体制长期不懈的积累支撑,日本田径尤其是男子短道项目何以可能有今天的辉煌?

潘攻愚:日本男子短跑长期是世界第一梯队成员,有何秘诀?

日本男子短跑形成了后备集团优势,桐生祥秀、多田修平、剑桥飞鸟等仍有不小的提升空间

人种的执念

相关资讯